•  
     

    “十四五”期間 各地將繼續推進較大規模煤電退役或強制淘汰

    發布日期: 2019-12-20

    北極星火力發電網訊:2019年12月16日,2020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強調了“十四五”期間要“切實做好煤炭兜底保障”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做好“十四五”期間煤炭與煤電產業協調發展,發揮煤電在電力系統中的兜底保障作用對我國能源電力發展至關重要。為此,本報記者就相關問題對國網能源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鄭寬進行了采訪。


    (來源:微信公眾號“國家能源報道”  ID:gjnybd  作者:于學華)


    中國電力報:您如何看待煤炭在當前能源電力發展形勢下的機遇與挑戰?


    鄭寬:能源發展一直受“不可能三角”的掣肘與制衡,即在安全、環境、經濟的多元影響下找到最優解幾乎不可能,只能根據目標對象的實際情況找到與之發展階段相適應的一組動態平衡方程,并不斷迭代尋優。對于“十四五”期間的能源發展形勢,做好“不可能三角”的尋優問題可能難度更大。


    從能源安全形勢看,“十四五”是我國由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向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邁進的關鍵時期。煤炭作為我國的主體能源,“十四五”期間雖然依然面臨總量控制、去產能的壓力,但在總體能源結構中的主體地位不可撼動,依舊保持55%左右的份額。并且,隨著煤制油、煤制氣等煤基燃料技術的日趨成熟和商業化應用,可緩解對油氣資源的對外依存度。


    從生態環境要求看,在全球削減煤炭消費的大形勢下,我國受煤炭消費總量控制、能源清潔發展、生態環保等多重壓力 的影響,多地政府在持續推進煤炭及煤電行業淘汰落后產能行動。以河南省為例,當地政府最新文件要求到2020年年底,全省除需要保留的供熱供暖機組外,30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原則上全部關停淘汰。按照現行政策走向,可以預計“十四五”期間,各地將繼續推進較大規模煤電退役或強制淘汰。


    從經濟承受能力看,近年來,我國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低要素成本是著力點之一。能源作為生產要素之一,位于其他行業的上游,對于其他行業降成本具有重要意義。我國能源產業本身存在低效、產能過剩、部分環節價格不合理等問題,所以一直承擔著降成本的壓力。然而“十四五”期間,我國能源產業的供能成本可能持續增加。以煤炭為例,我國對煤炭綠色開采和清潔利用的要求逐漸提高,需要新增相關設備設施,必然會提高煤炭行業的平均成本。


    中國電力報:如何做好能源“雙控”目標下的煤炭與煤電產業協同發展?


    鄭寬:我認為能源“雙控”的本質是在踐行綠色發展理念的基礎上對全品類能源消費總量和綜合消費強度的一種動態約束,需要全品類能源、全行業甚至全社會的共同參與,共同推進節能增效,這也是我國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重要抓手。我國已是世界第一能源消費國,未來要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現代化目標,剛性需求必將長期存在。如何在滿足剛性增長的同時完成存量結構優化,煤炭作為我國能源供應主體必然要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對于能源“雙控”目標下的煤炭行業,一方面要做好煤炭消費減量替代,尤其是散煤替代;另一方面要做好煤炭供給的清潔高效利用。煤電作為煤炭消費大戶,也是煤炭相對最為清潔高效的利用方式之一,應該與一味的“減煤、控煤”加以區分。煤電產業在持續做好存量機組清潔化改造的同時,對于其增量空間應該更加科學合理地進行研判。


    在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的目標下,我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效果明顯。但電煤消費恰恰相反,“十二五”末至今,我國電煤消費累計增長15.2%,2018年達21.2億噸,占煤炭消費總量的比重也由2015年的46.3%提高到54.4%??梢哉f電煤的增長與控制煤炭消費總量并不矛盾。從全球范圍看,我國的電煤消費比重距世界平均水平78%差距較大,更是遠不及美國和歐盟的93%和82%。未來有理由相信,持續提高電煤消費比重,將是“雙控”目標下促進煤炭與煤電產業協同發展的重要趨勢。


    中國電力報:對于未來煤電產業發展,您有何建議?


    鄭寬: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電力消費國與生產國,我國煤電產業發展應立足國情,保持定力,堅定自身發展邏輯與思路,積極調整定位,助力能源電力行業高質量發展。


    一是要樹牢“底線思維”。無論是從我國能源資源稟賦、還是從電力行業現狀看,煤電在電力系統的基礎性地位一定時期內不會改變。在電力供應方面,生態和環保約束持續趨緊,將對保障我國電力供需平衡帶來巨大挑戰。因此,絕對不宜過早、過快大規模淘汰煤電,重點核心供電區域還應布局一批保障安全供應的應急備用燃煤機組。在電力平衡和對其他電源的調節補償等方面,繼續發揮煤電“壓艙石”和“穩定器”的重要作用。


    二是要有“峰值意識”。我國電力需求隨經濟形勢變動較大,但煤電運行周期數十年,要科學研判、冷靜對待電力需求增速的大幅波動,避免出現新一輪的煤電產能過剩。


    三是要積極“轉換角色”,主動適應電力系統轉型節奏。隨著高比例新能源發電、分布式電源、隨機性負荷的接入,電力系統的雙側隨機性、波動性日益成為困擾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的重大問題之一。


    煤電作為當前及未來一段時間內的電源主體,需主動擔當、積極作為,通過靈活性改造等方式由原先的 “電量承擔主體”向“電力承擔主體”過渡轉變,積極參與調峰、備用、調壓等輔助服務,提升系統調節能力和整體運行效率。同時,煤電也將更多的電量空間騰挪給更加清潔、低碳的非化石能源,在共同助力能源電力綠色高質量發展的大路上繼續發揮 “帶頭大哥”的示范作用。


    陜ICP備2000559號-1
    刘伯温论坛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